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芮捷銳在模仿中國的時裝表演
  參考消息網10月30日報道 澳大利亞《悉尼先驅晨報》網站10月28日刊登一則題為《澳前駐華大使芮捷銳說,澳大利亞怠慢中國提議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是個錯誤》的報道。澳大利亞前駐華大使芮捷銳說,澳大利亞不應拒絕成為新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的成員。
  報道稱,中國及其他20國24日在北京簽署了成立亞投行的備忘錄。澳大利亞、韓國和印度尼西亞都沒有簽約加入。
  芮捷銳28日在悉尼舉行的“亞洲世紀”未來論壇上說:“是的,可以肯定的是,我們應當加入進來。”
  他說:“如果對管理存在擔憂的話,我們就應當加入進來併進行改進。不成為此類機構的創始成員是件很大的事。”
  他還說:“我不理解我們為何不願一開始就加入一個新的地區機構。”
  芮捷銳說,隨著世界經濟向中國傾斜,中國希望改變某些國際架構,這是很正常的。
  他說:“中國或印度希望簽訂新的國際協定,這些協定將打破二戰後(亞洲開發銀行)創立以來的架構。”
  報道稱,日本和美國對新銀行存在疑慮,且美國擔心這家新銀行的管理、環境標準和債務可持續性。
  據報道,美國還質疑這家新銀行是否有成立的必要,因為亞洲開發銀行已向很多亞洲成員國提供資金。
  芮捷銳說,中國政府在處理香港“占中”問題上“方法得當”。他說:“我認為此事處理得當,並獲得了雙贏的結果。這對中國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他警告澳大利亞不要在該地區的政治問題上選邊站。他說:“由於與眾多鄰國的邊界問題,中國要扮演大國的角色困難重重。但所有問題都在解決之中。我知道對中國而言修補這些關係存在很大壓力。”
  
  【延伸閱讀】美刊:中國倡導成立亞投行 美力阻盟國加入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10月24日,21國在北京簽約決定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參考消息網10月29日報道 外媒稱,北京將於11月10日至11日主辦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峰會。作為許多事先精心部署的戲劇性安排的一部分,大會有可能宣佈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消息。
  據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10月27日報道,這個銀行是由中國倡導成立的。美國一直在積極設法阻止自己在該地區的盟國和合作伙伴參與其中。該銀行會令中國得到另一個獲得更多利益的平臺,這一事實也讓美國感到不舒服。美國在這一問題上感到擔憂或許是有理由的。成立亞投行是中國不斷提出倡議的最新的例證。中國正在通過這些舉措努力創造一個更有利於該國利益的國際環境。
  有益的國際環境已令中國的崛起成為可能。美國的軍事存在使得該地區的實力平衡保持穩定,與此同時,亞洲各國都在繼續推動各自的國內經濟發展。但既然中國再次成為等級最高的大國,該國就不再滿足於在它所認為的為反映其他國家的價值和利益,而由這些國家統籌建立的國際環境中施加影響了。它現在已開始努力改變國際秩序,從而使自己感到更加舒適。
  在經濟領域,這不僅明顯體現在倡導成立亞投行的行動上,中國還積极參加了其他多邊銀行組織,最顯著的可能就是金磚國家開發銀行了。在貿易領域,該國也準備採取類似舉措。北京已被排除在《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之外。它用來反擊這一協定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尋求達成涉及全地區的特惠貿易協議。此外,一系列雙邊貿易協定則允許該國制定最符合其商業利益的規則。人們甚至可以認為中國與東盟國家在2002年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就是朝上述方向邁出的第一步。考慮到中國經濟的規模以及該國對亞洲各個經濟體實際所具有的相對重要性,北京為制定涉及範圍更廣的地區經濟競賽規則所做出的努力從長遠來看很有可能會取得成功。
  2014年5月舉行的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四次峰會上,中國顯示了在政治和安全領域的雄心。
  亞信成員國眾多。中國認為,正是這種多種多樣的成員組成狀況令該機制具有無與倫比的代表性。而這種代表性證明它有理由成為地區安全體系的中流砥柱。
  當然,目前依然為時尚早,許多這些努力仍處於初期階段。中國正慢慢地有意利用其不斷增長的實力在亞洲針對國際關係做出新的安排。這一趨勢已清晰。確切而言,中國究竟在努力做出哪些安排尚不為人所知,但該國的一些潛在目的已可一覽無餘。中國尋求成為地區經濟和政治秩序的中心。這一秩序的特征是堅定承諾遵循尊重主權,不干涉他國內政以及維持現有邊界等中國所理解的國際關係“傳統”價值觀。在這個秩序里,美國尤其不受歡迎,而且對許多國家已變得非常至關重要的自由價值觀同樣沒有立足之地。
  華盛頓和其他地區的許多相關人士都認為,中國的崛起可以納入現有的經濟和戰略安排。嚴格按照事實來講情況或許如此,但中國在積極構建相關秩序的同時,也非常清楚地表明,該國沒有興趣加入那個它所認為的(且不論對錯)由華盛頓構建的為美國利益服務的世界。圍繞亞投行引發的爭論只是範圍大得多的競賽中的一個小衝突。而這場競賽的目的是要確定亞洲日益浮現的地區秩序的基本形態。
  (2014-10-29 10:10:47)
  
  【延伸閱讀】韓媒爆料:美國國務卿克裡曾阻撓盟國加入亞投行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美國國務卿約翰·克裡(資料圖)
  參考消息網10月29日報道 韓媒稱,美國國務卿約翰·克裡曾對韓國外長尹炳世說,不要急於加入中國領導的銀行。
  據韓聯社10月27日報道,美國國務院當天說,美國國務卿約翰·克裡對澳大利亞和一些亞洲國家說,中國推動建立地區開發銀行的努力,應以透明的方式進行,併進行高標準管理。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珍·普薩基是在回應關於克裡曾勸說澳大利亞總理托尼·阿博特,不要加入中國領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的報道時,作出上述發言的。克裡與阿博特早前曾在印尼會晤。
  澳大利亞、韓國和印尼沒有加入中國24日與20個亞洲國家簽署的籌建AIIB備忘錄,外界猜測,這3個國家迫於美國的壓力,作出這樣的決定。
  華盛頓一直不支持中國的這一舉動。
  普薩基說:“我們認為,它必須以透明的方式進行,併進行高標準管理,我們已經向該地區國家表明瞭這一立場,我們也向中國表明瞭這一立場。”她還說,克裡在與阿博特會晤時,重申了這一點。
  韓國媒體還報道說,克裡曾在聯合國大會召開期間,在紐約對韓國外長尹炳世說,不要急於加入中國領導的銀行。
  (2014-10-29 07:39:09)
  
  【延伸閱讀】英報稱亞投行是對華盛頓的“補充” 美不應反對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5月2日,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部長級工作晚餐會在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納舉行。新華社記者苗壯攝
  參考消息網10月28日報道 英國《衛報》網站10月26日發表社論表達對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觀點,稱美國應該與其合作,而不是反對它。
  文章稱,對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改革速度的討論有些誇大,因為它們幾乎沒有改革,這些所謂的“華盛頓機構”以及美國財政部從1945年以來就支撐並限制了全球經濟。如何能反映經濟實力平衡的變化不停地在被討論,但是很少實施。
  評論認為,這就是為什麼四分之三個世紀之前沒有什麼經濟影響力、但是現在是經濟大國的國家,例如中國,開始從外部進行改變。
  上周21個國家在北京簽署協議,決定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這個銀行的創立是這種挫敗感的部分產物。
  新銀行既會是“華盛頓機構”的分支——現存的亞洲開發銀行——的競爭對手,也可能成為它的補充。
  這個銀行規模相對較小,其500億美元啟動資金的大部分來自中國。但是當它成長後,它將給予中國地區金融影響力,這種影響力是亞洲開發銀行從未允許中國施加過的,儘管它是一個慷慨的資金提供國。
  評論稱,問題在於,美國對能增加中國軟實力和經濟影響力——特別是在東南亞地區,以及會令主導亞洲開發銀行的日本不滿的任何發展都反應冷淡。
  日本與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保持了距離,而澳大利亞、印度尼西亞和韓國儘管進行了討論,卻沒有參加創辦會議。
  因此這裡和在其他領域一樣,存在權力運作,中國的主張受到了美國及其親密的亞太盟友的抵制。
  毫無爭議的是,亞太地區需要更多基礎設施基金。僅僅是出於這個原因,這種增援也是值得歡迎的。
  從戰略上來講,美國無法繼續支持過時的亞洲經濟秩序。中國並不是從“華盛頓機構”撤出,而是對它們進行補充。
  與中國政策的其他某些部分不同,這種發展符合中國領導人曾聲稱的“和平崛起”。這是調和的問題,而不是對抗的問題。
  (2014-10-28 09:19:00)
  
  【延伸閱讀】21國敲定籌建亞投行 外媒:挑戰西方主導金融體系
  參考消息網10月25日報道 外媒稱,中國及其他20個亞洲國家10月24日簽署了一項協議,決定成立一家由北京支持的、面向亞洲的國際銀行。
  “輸血”基建保持亞洲活力
  據美聯社10月24日報道,21國代表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簽署了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下稱“亞投行”)的諒解備忘錄。
  這家新銀行將為亞洲的公路、鐵路、發電廠和電信網絡建設提供資金。全球金融官員表示,這些基礎設施建設對於保持該地區經濟活力很有必要。
  中國領導人一年前在與亞太國家領導人會晤時提議成立亞投行。亞投行的初始認繳資本目標為500億美元。出席簽字儀式的中國財政部長樓繼偉稱,備忘錄的簽署標志著亞投行籌建工作進入了新階段,但沒有給出該銀行成立的具體日期。
  中國已是很多公路、鐵路及其他基礎設施項目的主要資助方,這些項目由中國大型國有企業承接,並享受由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等政策銀行提供的貸款。
  世界銀行行長金墉已正式表示歡迎這家新銀行的成立,並稱發展中國家每年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資金需求約為1萬億美元,大大超過私人融資機構能夠提供的資金規模。
  亞洲開發銀行行長中尾武彥也對這家新銀行表示歡迎,並稱這將大大增加基礎設施建設的資金供應量,並迫使亞洲開發銀行進行改革。
  挑戰西方主導金融體系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10月24日報道,這家新銀行既反映了中國在此區域推進投資的意圖,也反映了中國對美國、日本和歐洲主導的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亞洲開發銀行的失望。
  參與籌建的國家有印度這樣的區域經濟強國,也有新加坡、越南、菲律賓和蒙古國等雖小但經濟充滿活力的國家。缺席的國家有日本、韓國和澳大利亞,中國曾邀請這些國家加入。
  比起現有的一些機構,亞投行的資本金相對較少。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分別有2200億美元和1750億美元的資本金。
  美國主要擔心這家新設立的銀行可能降低國際貸款標準,並通過提供更為寬鬆的貸款環境來跟現有多邊貸款機構抗衡。
  本月早些時候,美國財政部長雅各布·盧在一次會議中公開表達了這種擔心,儘管美國官員大多時候都在悄悄地阻止這家銀行成立。
  英國《金融時報》與中國《第一財經日報》早前報道,美國積極游說一些國家放棄參與亞投行。
  美國擔心的背後也有對中國長期的不信任,中國試圖運用經濟實力把這些國家帶入自身政治軌道,讓它們遠離美國。
  創始成員國中還包括孟加拉國、文萊、柬埔寨、哈薩克斯坦、科威特、老撾、馬來西亞、緬甸、尼泊爾、阿曼、巴基斯坦、卡塔爾、斯裡蘭卡、泰國和烏茲別克斯坦。
  提升中國在亞洲影響力
  據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10月23日報道,中國官員一直在游說全球潛在的捐助者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提供資金,與此同時,據報道美國也一直在表達自己的憂慮,並游說其他國家以懷疑的態度看待中國的友好姿態。
  西方和中國觀察人士一致認為,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以外的另一個借貸機構將“加強中國在亞洲的地位和影響力”,“削弱美國的地區領導地位”。亞投行不僅僅是另外一個多邊倡議,它顯然是以中國為首的。中國持有50%的股份很可能會使它在亞投行較日本和美國在亞洲開發銀行享有更多主導地位。在亞洲開發銀行,日本和美國加起來僅占逾25%的投票權。
  儘管美國一再重申,“對中國的崛起表示歡迎”,但華盛頓並不總想在桌子上給北京空出地方。
  美國正努力結束尚未納入中國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的談判,對此,北京也在推動另外兩個主要的自由貿易提議——《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和一個全新的亞太自由貿易區。
  這意味著,亞投行對美國來說不是一個一次性問題,相反,北京為爭奪全球統治地位而展開的最大膽的行動現在已正式開始。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5月2日,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部長級工作晚餐會在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納舉行。新華社記者 苗壯攝
  (2014-10-25 07:50:44)  (原標題:澳前駐華大使:澳大利亞不應拒絕參與亞投行)
創作者介紹

螞蟻

ysmauzh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