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禁令,就像蝴蝶扇動翅膀,讓EMBA深陷輿論漩渦。一個多月前,中組部發文嚴禁領導幹部參加高收費的培訓項目,近日,正在“迎新”的各大EMBA班,陸續傳出一些領導幹部主動退學的消息。顯然,中央的禁令落地有聲,輿論一片贊揚。
  按說,身處大變革的時代,領導幹部需要加強學習、提升本領,是好事;包括EMBA這類致力於培養“高級管理人員”的項目,為經濟發展提供了大量的人才支撐,貢獻很大,何必“禁讀”?問題在於,看似“供需雙贏”的背後,近年來沾染上了一些非正常的政商關係。以EMBA為例,學費算得上天文數字,若是公款支持,作為黨員幹部、公務員,豈不應該選擇性價比更高、針對性更強的黨校和行政學院?如果是自費參加,錢從何來?或有綠色通道,某高校“後EMBA”班就規定,如果能推薦3名企業家學員,官員的60多萬元學費可得到減免;或是商人出錢,如果說送錢送股票太過露骨,那麼出學費則是一種“雅賄”——當然,認定幹部參加高收費項目必然滋生腐敗,固然有預設前提的嫌疑,但是學校政策默許甚至激勵商人代付學費,官員以此獲得培訓機會,是不是違反法律規定?也難免引起群眾的不滿。一些人或許會說,讓一個社會的政治精英與經濟精英共同學習、加強合作,不也降低了招商引資的交易成本嗎?殊不知,一些學校、一些商人願意為官員高價培訓提供便利,有幾人真正是為了公共利益?這樣的培訓,事實上很容易異化為結交人脈的俱樂部、利益資源的集散地、官商勾結的名利場。“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學校彙集了政商資源,官員獲得了耀眼學歷,商人結交了官場人脈,錶面的互利共贏背後,既讓培訓學校的學術品格和大學精神受到玷污,也令領導幹部的形象、政府部門的公信力受到損傷。
  習近平總書記一再強調,“官”“商”交往要有道,相敬如賓,而不要勾肩搭背、不分彼此,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在利益聯姻組合起來的高收費培訓項目中,那些“嚶其鳴矣,求其友聲”的官員和商人,某種程度上也是勾肩搭背的典型,是公私不分的樣板。就此而言,中組部的禁令,不獨是讓高收費培訓回歸正軌,更是從嚴要求,堵住一切可能的暗門,讓官商關係回歸健康,是對權力的約束,對市場的凈化。不過,禁令雖然立竿見影,但並非治本之策。假如在幹部選拔中仍然存在盲目的“學歷崇拜”,假如在權力運行中各種跑冒滴漏禁而不絕,假如“紅頂商人”總是在市場競爭中脫穎而出,那麼即便天價培訓中的官商勾結被禁止了,恐怕還會有更多變賣學歷的方式被髮明出來,有更多利益輸送的途徑被創造出來,有更多利益聯姻的技巧被想象出來。總之,還需要一系列配套制度的建設,讓選人用人更加科學有效,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
  這個社會需要人才,但不是唯學歷是從;這個時代需要官商合作,但不是蠅營狗苟。禁止官員參加高收費的培訓項目,為純潔官商關係開了個好頭,希望這把改革的火越燒越旺。  (原標題:“EMBA退學潮”是純潔官商關係起點)
創作者介紹

螞蟻

ysmauzh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